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如果沒有“封樁庫”,大宋將會怎樣?

來源:北京青年報

時間:2020-01-21

宋朝重視軍事理論研究,多刻印兵法

盞底銘文:內庫,說明這只酒碗從宋朝宮廷倉庫“內藏庫”流出

清刻本《范忠宣公集》里的范純仁畫像

這兩只谷倉罐是宋墓中的明器,據此可以想象宋朝糧倉的樣貌

  所謂“封樁庫”,注意,是封樁庫,不是封椿庫,樁讀zhuāng,不讀chūn。根據字義,樁有固定的意思,封有封存的意思,所謂封樁庫,就是封存起來不能隨便動用的倉庫。根據大宋祖宗家法,封樁庫是專門用來為打仗做準備的軍需儲備庫,并不是普通的倉庫。各地方各機構如果想動用封樁庫,必須向朝廷請示,由宰相、參政(副宰相)、樞密使(國防部長)、三司使(北宋前期的財政部長,王安石變法后,財政大權改由戶部尚書執掌)等大臣集體會議表決,再由皇帝下旨。

  開倉放糧,范仲淹的兒子犯難了

  公元1077年,范仲淹的兒子范純仁被派往慶州擔任知州,一上任就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:他必須迅速做出決定,要不要打開當地一座特殊的倉庫,把里面的糧食和銅錢拿出來,賑濟當時正在一場自然災害中忍饑耐寒、嗷嗷待哺的慶州百姓。

  慶州在哪兒呢?就是今天的甘肅省慶陽市。1077年,慶陽大旱,顆粒無收,老百姓急需救濟糧?墒,那里距離京城開封實在太遠,如果把災情一層一層地匯報到京城,再等朝廷把賑災物資一站一站地運到慶陽,至少需要半年時間。到那時候,一定會有大批災民活活餓死。

  好在慶陽當地建有一座倉庫,這座倉庫里貯存著小麥、高粱和谷子,以及成捆的銅錢、絲綢和麻布。范純仁只要把倉庫打開,把財物取出來,賑濟慶陽百姓綽綽有余,完全不用等朝廷發糧。

  這座特殊的倉庫,名叫“封樁庫”。注意,是封樁庫,不是封椿庫,樁讀zhuāng,不讀chūn。根據字義,樁有固定的意思,封有封存的意思,所謂封樁庫,就是封存起來不能隨便動用的倉庫。

  至少從北宋中后期開始,宋朝治下的絕大部分州府都開始建造封樁庫,并且每年都要往封樁庫里貯存財物,慶陽有封樁庫,并非特例。

  救災如救火,既然封樁庫是現成的,倉庫里物資也是現成的,范純仁直接拿出來賑災不就行了嗎?有什么值得猶豫的呢?

  最開始,范純仁也沒有猶豫,他走馬上任第一天,就決定開倉放糧來著?墒撬那叭,上一任慶州知州,一個名叫楚建中的官員,在交接大印時非常鄭重地告訴他:封樁庫千萬不可擅自打開,除非接到朝廷批文,現在災情已經上報,批文還沒下達,你得再等等,千萬千萬不要開倉!

  楚建中之所以這樣告誡范純仁,那是因為朝廷屢下禁令,嚴禁任何機構和任何官員私自動用任何一座封樁庫的物資。

  王安石當宰相時說過:“封樁者,祖制以應軍興,非泛支可比也。應有所用,必有司具數之,宰執聚議同奏,降旨下庫,始可支焉!备鶕笏巫孀诩曳,封樁庫是專門用來為打仗做準備的軍需儲備庫,并不是普通的倉庫。各地方各機構如果想動用封樁庫,必須向朝廷請示,由宰相、參政(副宰相)、樞密使(國防部長)、三司使(北宋前期的財政部長,王安石變法后,財政大權改由戶部尚書執掌)等大臣集體會議表決,再由皇帝下旨。

  宋神宗專門下過詔令:“諸路保甲封樁錢物,非有朝旨而支用者,以違御筆論!比珖鞯氐姆鈽稁,必須經過圣旨準許才能動用,如不請示朝廷,以抗旨不遵論罪。

  南宋法典《慶元條法事類》規定:“諸擅支借封樁錢物,徒二年;及雖應支借而于令有違,各已費用者,不以覺察舉去官赦降;原減未斷而還足者,奏裁!狈彩巧米詮姆鈽稁炖锝栌秘斘锏,處以兩年徒刑;即便某個官員確實有必須借用的正當理由,也會被治罪,不能被赦免;如果既有正當理由,又在借用之后及時歸還,則將案件交由皇帝圣裁,皇帝認為無罪,才能無罪釋放。

  話說到這里,您肯定理解了范純仁的苦衷。封樁庫就在自己管轄的地盤上,把倉庫打開,就能賑濟子民,范純仁之所以不敢貿然打開,是因為他必須請示朝廷。而前面說過,慶陽離京城太遠,如果非要等到朝廷批準才開倉,許多老百姓都會餓死。

  開倉,老百姓得活,范純仁則會受到處分,甚至還可能被判刑;不開倉,老百姓餓死,范純仁身為一個有良心的父母官,心里肯定痛苦萬分。到底要不要開倉呢?范純仁思量再三,下了決心:開倉!哪怕自己罷官,也不能看著百姓餓死!

  于是,封樁庫打開了,糧食發下去了,老百姓得救了。后來范純仁有沒有受處分呢?沒有。

  宋神宗以及朝中大佬對范純仁的做法表示理解:“擅發封樁粟麥,收恤流亡,多所全活!彪m然說違反了禁令,但是救活了百姓,犯了小錯,全了大節,值得肯定。

  更重要的是,“民聞之,爭先輸官,比使者至,則已無負!睉c陽百姓分到救濟糧,熬過了災荒,等糧食打下來,爭先恐后將余糧送到封樁庫。當朝廷派出的特使來到慶陽時,發現封樁庫里的財物仍然充足,并沒有比以前短少。

  所以,范純仁開倉放糧這段故事的結局是光明的。

  攢錢贖地,宋太祖的小目標

  故事講完了,現在我們不妨深挖一下,再對宋朝封樁庫的來歷多一點了解。

  北宋官員王辟之跟范純仁生活在同一個時代,他在《澠水燕談錄》一書中解釋說:

  太祖討平諸國,收其府藏,貯之別府,曰“封樁庫”,每歲國用之余皆入焉。嘗語近臣曰:“石晉割幽燕數郡以歸契丹,朕憫八州之民久陷夷虜,俟所蓄滿五百萬緡,遣使北虜,以贖山后諸郡;如不我從,即散府財募戰士,以圖攻取!睍详恬{,乃寢。后改曰“左藏庫”,即今之“內藏庫”。

  宋太祖滅掉南方幾個割據政權,將人家的金銀財寶送到開封,藏在一座大倉庫里,并給這座倉庫取名封樁庫。此后每年,財政如有結余,也被存入封樁庫。太祖對親信大臣說:“后晉石敬瑭割讓幽州、燕州等北方土地給契丹,讓華夏百姓被異族統治,這是奇恥大辱。朕等到封樁庫里錢財積攢到500萬貫那一天,就派使臣去契丹談判,用這筆錢把土地和百姓給贖回來。如果跟契丹談不攏,朕將用這些錢招募軍隊,向契丹大舉進攻!边z憾的是,宋太祖壯志未酬,很快駕崩,他創建的封樁庫改名叫“左藏庫”,后來又成了“內藏庫”。

  王辟之上述解釋,前面靠譜,結尾錯誤。宋朝第一座封樁庫確實是宋太祖在京師開封創建的,確實是為了收復幽燕。但在宋太祖死后,封樁庫并沒有改成什么左藏庫和內藏庫,而是改成了“御前激賞庫”,用來貯藏犒賞軍隊和獎勵大臣的財物。

  左藏庫歸三司管,是中央財政系統的常設倉庫;內藏庫歸宮廷管,是皇帝私人的小金庫。這兩座倉庫都不是從封樁庫演變而來的。事實上,內藏庫簡稱“內庫”,唐朝就有,比封樁庫的設立要早得多。

  那王辟之為什么要說封樁庫改成了左藏庫和內藏庫呢?因為宋太宗即位后,出征契丹,遭到慘敗,軍事上采取保守主義,覺得封樁庫里沒必要封存太多錢財,于是把大批錢財調到了左藏庫和內藏庫。王辟之只當過基層官員,沒有在中央任職的經歷,對中央財政系統和宮廷財政系統的起源有所誤解,也是正常的。

  從宋太宗到宋英宗,這幾個皇帝在位時,都沒有廢除宋太祖的封樁庫,不過也沒有將封樁庫擴大化。直到宋神宗即位,王安石變法,君臣兩人野心勃勃,希望有朝一日北取契丹,西滅黨項,要求州府大建封樁庫,將封樁制度推廣到全國。從此以后,直到南宋滅亡,封樁庫一直是宋朝特有的軍需儲備庫。

  封樁家底,黃庭堅的舅舅來報賬

  宋太祖首創封樁庫,有一個小目標:攢夠500萬貫,就要收復幽燕。這個小目標有沒有實現呢?沒有。但是從宋神宗開始,封樁庫里的財物迅速增加,很快就超過了500萬貫。

  宋神宗元豐五年,也就是公元1082年,神宗手詔戶部:“詔司農寺趣諸路提舉司,起發常平并坊場積剩錢五百萬緡,輸元豐庫!碑敃r處于變法時期,“司農寺”是與戶部并列的財政機構,“諸路提舉司”又是司農寺的下屬機構,“常平”是地方常設物價穩定與賑災系統“常平倉”的簡稱,“坊場”是各種國營廠礦的統稱,“元豐庫”則是神宗在位時京師封樁庫的別名。宋神宗這道詔令意思是說,讓司農寺催促諸路提舉司,將全國各地常平倉的盈余和國營廠礦的利潤,總共500萬貫,全部運到開封,集中存放到京師封樁庫。

  你看,僅僅是1082年這一年,僅僅是元豐庫這一座封樁庫,進賬就多達500萬貫。如果再加上地方州府的封樁庫,加上其他年份的進賬,早就遠遠超過了宋太祖當年提出的小目標。

  事實上,1082年京師封樁庫的進賬遠遠不止500萬貫。查《宋會要輯稿》食貨52之14,在這年農歷十月,宋神宗又讓京東、淮南、兩浙、江東、福建等十二個省級行政轄區往京師封樁庫里輸送財物,總共又輸送了800萬貫。

  《宋會要輯稿》同一章節還記載,兩年以后,也就是1084年,春節剛過,宋神宗又讓地方往京師封樁庫里輸送了“諸路積剩錢”100萬貫。

  宋神宗駕崩后,宋哲宗即位,這位少年皇帝在軍事上的野心不亞于神宗和太祖,他更加努力地籌錢備戰,除了要求地方上繼續將財政盈余送進封樁庫,每年還從自己的內藏庫里省出50萬貫,為封樁庫添磚加瓦。如果哪一年節省的銅錢不夠50萬貫,他就用絲綢和金銀代替,必須湊夠數目才甘心。

  宋哲宗在位時,有一位財政大臣李常,是蘇東坡的好友,也是黃庭堅的舅舅,他在奏折中寫道:“昔先帝勤勞累年,儲蓄邊備,今天下常平、免役、坊場積剩錢共五千六百余萬貫,京師米鹽錢及元豐封樁錢一千萬貫,總金銀谷帛之數復又過半,邊用不患不備,此臣所以敢辭大計之責,而愿守邊也!碑斈晗鹊矍谟谡⻊,憂于邊事,想方設法充實國庫,F在呢?全國財政盈余多達5600萬貫,京城封樁庫的銅錢多達1000萬貫,儲備的金銀、絲綢和糧食比銅錢又過半。國家如此富裕,封樁如此充足,何愁外患不備?何愁邊疆不靖?所以,微臣愿意辭去財政大任,去邊疆報效,擔負起守土報國的重任。

  李常寫奏折的時間是1087年,擔任戶部尚書已有一年,他管著全國財政,當然清楚左藏庫和封樁庫的家底,所說數字當然是可信的。如他所說,京城封樁庫銅錢有1000萬貫,“金銀谷帛之數復又過半”,這后半句的語義不夠精確,可能是說金銀、糧食和絲綢等實物價值相當于銅錢0.5倍,也可能是說實物價值相當于銅錢1.5倍。按照前一種理解,京城封樁庫財物總值在1500萬貫以上;按照后一種理解,總值則在2500萬貫以上。但不管按照哪種理解,此時封樁庫的家底都是宋太祖初創時的好幾倍。

  若儲備不足,大宋歷史將改寫

  您可能會問,封樁庫這么有錢,里面儲備的財物都是從哪兒來的呢?

  有這么幾個渠道:

  第一,中央政府和地方官府每年都有固定的賦稅征收指標,如果年底超標完成了征收任務,則將超額的部分存進封樁庫。

  第二,朝廷新開礦山、茶園、酒廠、鹽場、官渡的收益,以及廣州市舶司、泉州市舶司、明州市舶司、密州市舶司等四大海關每年從香料奢侈品中得到的利潤,會被存進封樁庫。

  第三,宋朝冗官冗兵,開支巨大,財政系統掌管下的左藏庫經常告急,需要從封樁庫里調撥錢財,每次調撥都要支付利息,這筆利息也是封樁庫的一項收入。

  第四,除了宋徽宗以外,宋朝皇帝過日子相對節儉,內藏庫里的錢花不完,有時候會拿來補充封樁庫。前面不是舉過宋哲宗的例子嗎?他每年都要從自己小金庫里省出50萬貫來充實封樁庫。

  第五,宋朝禁軍有定額,軍餉由左藏庫發放,在和平時期,禁軍如有減員,減員者的軍餉要定期撥到封樁庫,將來萬一開戰,這些錢可以用來招募新兵。

  大家又可能會想,宋朝封樁庫為備戰而創建,制度這么嚴密,儲備這么充裕,為什么還能混到積貧積弱的局面呢?為什么一再被契丹、女真、蒙古等少數民族政權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呢?

  其實我們需要反過來琢磨:契丹那么強大,被女真滅了;女真那么厲害,被蒙古滅了;中亞、西亞和東歐那么多國家,都被蒙古大軍用幾個月或者幾天時間秒殺;宋朝號稱積貧積弱,卻能在強敵威逼下延續三百多年,卻能在蒙古圍困之下堅守半個世紀,這正能說明宋朝最能抗折騰!

  為什么宋朝最能抗折騰呢?

  有一個并不唯一但是卻非常關鍵的原因——宋朝有錢,有儲備,有遍布全國的封樁庫。

  下面舉幾個例子,說說宋朝封樁庫是怎樣為軍事防御做貢獻的。

  宋神宗熙寧四年(1071年)五月,為了防御西夏侵略,陜西轉運司(相當于省級財政機構)從封樁庫里動用12.7萬兩白銀和1.7萬匹絲綢,為當地駐軍購買糧草和修造兵器。

  宋神宗熙寧六年(1073年)臘月,為了抵御遼國侵略,河北轉運司從大名府封樁庫里動用8.7萬貫銅錢,為駐軍購買小麥、小米和黃豆。

  宋神宗元豐五年(1082年)臘月,西部邊疆告急,陜西轉運司又動用封樁錢300萬貫,撥給環慶、涇源、秦鳳三地修筑城墻和堡壘。

  宋神宗元豐六年(1083年)臘月,陜西轉運司再次動用封樁錢300萬貫,為前線駐軍購買糧草。

  宋哲宗紹圣四年(1097年)九月,京城封樁庫派人往陜西運送銅錢400萬貫,讓前線駐軍購買糧草。

  宋徽宗宣和二年(1120年)四月,朝廷從江淮封樁庫里調撥銅錢200萬貫,用來犒賞北方將士。

  宋高宗建炎四年(1130年)三月,大將張俊在江南招降叛軍,朝廷撥付封樁銀5000兩、封樁絹5000匹。

  宋高宗紹興二年(1132年)五月,大臣李綱在湖南與金兵鏖戰,朝廷撥付封樁錢40萬貫、封樁米20萬石。

  宋高宗紹興四年(1134年)十一月,宋高宗為了安定軍心,從封樁庫里拿出37萬貫,撥給韓世忠、張俊、劉光世的軍隊各10萬貫,撥給岳飛的軍隊5萬貫,剩余2萬貫用來安葬死去的士兵。

  宋孝宗乾道三年(1167年)六月,四川宣撫使(戰區司令)鄭剛中犒賞將士,朝廷撥付封樁錢100萬貫。

  上述事例足以證明,封樁庫對擴軍備戰、安定軍心和激勵將士來講有多么重要。沒有封樁庫做支撐,宋朝堅持不了三百多年。沒有封樁庫做支撐,在兩宋之交戰亂之際,朝廷必然養不起軍隊,岳飛、張俊、韓世忠等統兵大將不得不自籌軍餉,于是又會陷進唐朝藩鎮割據的泥潭,朝廷無力約束將帥,大小軍閥尾大不掉,南宋小朝廷既要對付外患,又要對付內亂,必然像南明小朝廷一樣迅速消亡。如此一來,宋朝歷史就要改寫,三百年歷史就要打五折,只剩一百多年。(李開周)

原文鏈接:http://epaper.ynet.com/html/2020-01/16/content_347187.htm?div=-1

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wnba比分直播7m 陕西快乐10分链接 手机麻将有挂吗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表 河南22选5玩法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19210 贵州微乐麻将下载 壹方达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奖金 股票加杠杆软件